当前位置:湖南楚信律师事务所 > 通知公告
通知公告

从“乔丹案”理解商标法中在先权利所规定的的“姓名权”

(编辑:cxls 日期:2020年06月24日 浏览: 加入收藏 )

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113

基本案情

2012年,迈克尔·乔丹(以下称乔丹)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主张乔丹公司的第6020569号“乔丹”商标(即涉案商标)含有其英文姓名的中文译名“乔丹”,属于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情形,故要求撤销乔丹体育的78个相关注册商标,但是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涉案商标“乔丹”与“Michael Jordan”及其中文译名“迈克尔·乔丹”存在一定区别,并且“乔丹”为英美普通姓氏,难以认定这一姓氏与迈克尔·乔丹存在当然的对应关系,故裁定维持涉案商标。乔丹不服判决,于2014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4年至2015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分别对上诉纠纷案进行了一审、二审,乔丹均败诉。乔丹随后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争议焦点

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损害了再审申请人就“乔丹”主张的姓名权,违反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关于“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规定。

                         

裁判理由

一、姓名被用于指代、称呼、区分特定的自然人,姓名权是自然人对其姓名享有的重要人身权。在适用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对他人的在先姓名权予以保护时,不仅涉及对自然人人格尊严的保护,而且涉及对自然人姓名,尤其是知名人物姓名所蕴含的经济利益的保护。未经许可擅自将他人享有在先姓名权的姓名注册为商标,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以为标记有该商标的商品或者服务与该自然人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的,应该认定该商标的注册损害他人的在先姓名权,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二、自然人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就特定名称主张姓名权保护时,应当满足以下条件:(1)该特定名称在我国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2)相关公众使用该特定名称指代该自然人;(3)该特定名称已经与该自然人之间建立了稳定的对应关系。在判断外国人是否就其外文名字的部分中文译文主张姓名权保护时,需要考虑我国相关公众对外国人的称谓习惯。中文译文符合前述三项条件的,可以依法主张姓名权的保护。本案现有证据足以证明“乔丹”在我国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我国相关公众通常以“乔丹”指代再审申请人,并且“乔丹”已经与再审声请人之间形成了稳定的对应关系,故再审申请人就“乔丹”享有姓名权。

三、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使用”是姓名权人享有的权利内容之一,并非其承担的义务,更不是姓名权人“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 主张保护其姓名权的法定前提条件。其次,在适用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保护他人在线姓名权时,相关公众是否容易误以为标记有争议商标的商品或者服务与该自然人存在着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是认定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损害该自然人姓名权的重要因素。因此,在符合前述有关姓名权保护的三项条件的情况下,自然人有权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就其并未主动使用的特定名称获得姓名权的保护。最后,不论是“迈克尔·乔丹”还是“乔丹”,在相关公众中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均被相关公众普遍用于公司指代再审申请人,且再审申请人并未提出异议或者反对。故商标评审委员会、乔丹公司关于再审申请人、耐克公司并未主动使用“乔丹”,再审申请人对“乔丹”不享有姓名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四、本案证据足以证明乔丹公司是在明知再审申请人及其姓名“乔丹”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情况下,并未与再审申请人协商、谈判以获得其许可或授权,而是擅自注册了包括争议商标在内的大量与再审申请人密切相关的商标,放任相关公众误以为标记有争议商标的商品与再审申请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损害结果,使得乔丹公司无需付出过多成本,即可实现再审申请人为其“代言”等效果。乔丹公司的行为有违《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其对于争议商标的注册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

五、乔丹公司的经营状况,以及乔丹公司对其企业名称、有关商标的宣传、使用、获奖、被保护等情况,均不足以使争议商标的注册具有合法性。首先,在认定争议商标注册是否损害他人在先姓名权时,重点在于是否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以为标记有争议商标的商品或者服务与姓名权人之间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其构成要件与侵害商标权的认定不同。因此,即使乔丹公司经过多年的经营、宣传和使用,使得乔丹公司及其“乔丹”商标在特定商标类别上具有较高,相关公众能够认识到标记有“乔丹”商标的商品来源于乔丹公司,也不足以据此认定相关公众不容易误以为标记有“乔丹”商标的商品与再审申请人之间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其次,乔丹公司恶意申请注册争议商标,损害再审申请人的在先姓名权,明显有悖于诚实信用原则。商标评审委员会、乔丹公司主张的市场秩序或者商业成功并不完全是乔丹公司诚信经营的合法成果,而是一定程度上建立于相关公众误认的基础之上。维护此种市场秩序或者商业成功,不仅不利于保护姓名权人的合法权益,而且不利于保障消费者的利益,更不利于净化商标注册和使用环境。

裁判结果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41日作出2014)一中行(知)初字第9163号行政判决,驳回迈克尔·杰弗里·乔丹的诉讼请求。迈克尔·杰弗里·乔丹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817日作出2015)高行(知)终字第1915号行政判决,驳回迈克尔·杰弗里·乔丹上诉,维持原判。迈克尔·杰弗里·乔丹仍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提审后,于2016127日作出(2016)最高法行再27号行政判决:一、撤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一中行()初字第9163号行政判决;二、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行(知)终字第1915号行政判决;三、撤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字〔2014〕第052058号关于第6020569号“乔丹”商标争议裁定;四、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对第6020569号“乔丹”商标重新作出裁定。

本文因写作需要,对案情进行了删减。

来源:最高院指导案例